Goodbye,and thank you.3——衍生 Stark&Melrose

路上人潮未了夜-:

剧透预警?第一段是Patrick经历的很多难过的事情的缩影,标注一下以防有小可爱没看完《Melrose》


第一篇


第二篇


1


“I just want no more irony and tension.”


“But you love irony and tension!”


“I broke a glass.Don't tell my father.”


“There was a lizard on the wall.A gecko,bright green.”


“I…want you…to kill me…”


No…


No…No…


Melrose在梦里轻呼,他又看见了那只绿色的壁虎。但是没人睡在双人床的另一半,所以也没有人叫他醒来。


他看见那只壁虎迅速地爬进墙壁开裂的缝,但视网膜仍残存对那翠绿色的记忆,他在梦里晃了神。


他回过身,那是一片水塘,他正拿着一根木棍往水里扔。


周围的空间倏忽扭曲,木棍一端没有任何缓冲的撞上母亲的额头。


她正开口,却仅来得及让一个音节蹦出来:“K……”


木棍击碎了梦境。


2


“Please,It's not about me.It's not about you.It's not even about us.It's about legacy.”


那个矮个子男人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此刻它们受发胶所限,规规矩矩的梳到脑后,让男人看起来精明又可靠。


但Patrick还是喜欢他早晨醒来时候的模样,眉头蹙起,一双大眼睛含着雾,昨夜玫瑰味的洗发乳仍残留在他自然卷曲的短发上,Patrick埋进去深嗅了一口,然后露出那种摄入海洛因过量的表情。于是在他记忆里,Tony便用还未清醒的嗓子低笑出声:“God,别用你骗姑娘的小把戏,像是什么——你令我上瘾之类的话,太肉麻了。”


那声音像是一把温热的沙。


Patrick抿抿嘴,把飘远的思绪拽回来,于是他又听到男人那用于说服受众的腔调。


“It's about what we choose to leave behind for future generations.”


我们选择留给后代的?


我们选择不了,没人他妈选择得了。


Patrick低头笑了,他重新挤进拥挤的人群。


3


Tony在结束演讲以后看到了他的简讯。


“Wrong.”


Tony一开始觉得莫名其妙,但如果联系到Patrick的性子,不难想到他就藏在刚才注视他的那成千上万双眼睛里。他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得说,就算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但当一颗红宝石混在一万颗红色塑料块儿里我也得一颗颗的找,那儿可不止一万双眼睛。”Tony的声音在电话线路里走了一圈,再灌进Patrick的耳朵就带上了电磁的质感,“所以,你在哪儿?”


Patrick本是叼着烟,为了说话才规规矩矩把烟夹到指间,他忙着掸落西装上的烟灰:“天台,你这儿安保不错,得亏我还年轻。”


Tony不去接他的话头,脑子里却开始构建那个男人躲过保安爬上天台的画面,像个孩子:“Alright,这一批安保可以回炉了,等我。”


Patrick含糊地笑了一声,又把烟叼进嘴里。


4


“所以你说我什么的什么错了?难道是我今天不该戴领结?”Tony坐到他身边,解开了西装的扣子。


Patrick将烟熄灭,回过头看着他身边的小胡子:“No?No.I like it.它让你看起来像一份礼物。”他脸上带着的欣喜表情几乎让Tony信以为真,“只是有些话可能我们理解不同?”


Tony无意识地噘起嘴。Patrick一直没来得及告诉Tony他真是喜欢极了他这个表情,他现在决定不告诉Tony了。


“上一代冠冕堂皇说要留给下一代的东西,兴许只是他的一个蹩脚借口。比如我的父亲说要赐予我的一切美好品质,都不过是为了他的罪恶行径找个借口。”Patrick没有喝酒,也没有磕嗨,他只是借着一支烟的余韵,将他藏了多年的伤口掀开,展示给另一个人看。


“What's happened?”


“He raped me.”


纽约的夜从来喧嚣,但也许空气抽离了一瞬,Patrick恍惚间觉得纽约进入了夜,再无太阳升起的长夜。


“Sorry…也许我不该跟你……”


“也许你愿意和我在纽约上空飞两圈,吹吹风?”


Patrick张了张嘴,他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5


在纳米战衣发明出来之前,和钢铁侠一起在纽约上空吹风还需要先陪他坐在敞篷跑车里吹吹风。


为什么不用会展上的那套战衣?事实上Patrick根本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而Tony只是想带着他的英国小男朋友逃离那个环境。


男朋友?或者是炮友?管他呢。


Tony倚着车门看着Patrick的后脑勺,没来由的惶恐。


Patrick看着车外,一片车灯连缀成河,波光明灭里,他叹了口气——他忽然觉得Tony Stark和世上的其他人没什么不同了。


6


Patrick终得以用更广阔的视角欣赏纽约这座不夜城——在钢铁侠的怀里。


Tony穿上战衣把比他高出小半头的男人打横抱起,一个推进穿过半个纽约。于是Patrick再次睁开眼,低头便见了万家灯火。


“千万抱紧我,please.”Patrick拿出了他的最后一份镇定。Tony的笑声经过盔甲变成一串电子音,但Patrick也没能笑出来。


“所以,在这座城市之上,没有第三个人的地方,你还愿意把你讲给我听吗?”


7


那是个什么样的夜?


Tony Stark又一次把颤抖的他拥在怀中,尽管隔着一层钢铁战甲,他却仍觉得安心,或许也有钢铁侠的功劳——没人不仰慕英雄。


高空的寒浸透他的身体,他却意外地用丝毫没有颤抖的声音将那些他曾难以启齿的事情讲述出来。他的恐惧,他的羞耻感,都掺在眼泪里自高空坠落。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也要坠落了。


但他的英雄不允许他坠落,他又听见那个电子音穿透坚实的铁甲叩响他的耳膜:“该死,这是个愚蠢的主意,我该自己抱着你。”


8


当Tony把Patrick放到床上时,他已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褪下战衣,Tony也摸上床,他把那个英国男人轻轻揽进怀里,吻了吻他的额角。


男人哼出黏腻的鼻音:“Goodnight.”


“Goodnight.”


“And,Tony,thank you.”


9


“我的小姑娘,你再不起来我可能就要截肢了。”


“我们总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就像我现在想到昨夜我竟然花费一夜和一个男人相拥而眠一样。”


“如果你想握点儿什么,我想相比玻璃碎片这会是个更好的选择?”


“该死,我该自己抱着你。”


Patrick又做梦了。但梦里不再是八岁那年房间里的薄荷绿,他也没有看到那只翠绿的壁虎。他梦里是一片琥珀色的糖浆,里面裹着一颗金红色的小小星球。

评论
热度(52)
  1. 小鹿_蔓越路上人潮未了夜- 转载了此文字
© 小鹿_蔓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