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and thank you.5——衍生 Stark&Patrick

路上人潮未了夜-: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1


他同他讲了争吵后再也没能见面的父母,为救他而丧命山洞的伊森,背叛他的斯坦。他在暖黄的灯光里讲起那些要命的过往,眼泪在他过分纤长的下睫毛上悬而不落。Patrick吻着他的眉骨,安抚性地抚摸着Tony的肩膀。


在Tony夹杂着细微喘息的叙述里,他又想起那天那个黑人音乐人的话:


“Everything's a miracle.It's a miracle we don't melt in the bath like a piece of soap.”


于是,他搂紧了Tony,用他所特有的温柔嗓音轻轻说着:“我是囚禁你的深海,也是围困你的森林,我将是你目之所及处永不熄灭的光,只要你在我眼前。”


2


两个都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凑到一起会发生什么呢?


Pepper带着一堆待处理的文件来到Tony的别墅,却只看见冰箱上贴的字条,不用动脑都知道那个Q版的钢铁侠冰箱贴肯定是Tony的小男友买的。


“我们去南法了!”


3


出发去南法之前,Fury与Natasha和Tony见过一次面,第一次知道Natasha的神秘身份,Tony感觉受到了欺骗,但他还没来得及恼火,便结结实实地挨了的一针。


“Oh,God,are you gonna steal my kidney and sell it?”


“That's lithium dioxide.It's gonna take the edge off.”


不管怎么说,即时消退的黑色纹路还是显示了那管针剂的作用。


4


那是一栋红色的房子。


无花果树缀满一树紫红色的果实,叶子仍饱含着葱茏的绿意,成熟的无花果落在地上,荡起一圈尘。


Patrick把箱子从后备箱里拿出来,转过身发现Tony踩扁了一个无花果,果肉像一滩烂泥贴在被阳光晒热的土地上,Tony挪开了他的棕色皮鞋,不好意思地回头向Patrick笑了笑。


Patrick突然回忆起八岁的那一天,他也是踩烂了一个无花果。


他只是踩烂了一个无花果。


5


在被他的男朋友猛然压醒时,他脱口就是一句骂:“Fuck!”但Tony显得不甚介意,甚至咬着Patrick的耳朵语调愉悦地说了句:“Not now.”


Patrick哼哼笑着翻过身,懒散地将他的男友圈在怀里:


“我记得第一次在你身边睡醒,你跟我说的是‘你再不起来我就要截肢了,我的小姑娘’。”


可已经收拾利索的Tony顾及自己的发型,推远了Patrick索吻的唇,他爬起身,跨在Patrick身上:


“Come on!在我被Pepper捏着耳朵揪回美国之前,至少带我享受一下南法的阳光。”


没人能拒绝Stark,何况这个人是Patrick.


6


Tony喜欢南法的日光。


一切都被炙烤着,远方的道路蒸腾着暑气,飞鸟也懒于歌唱。高温赠予路面镜子样的光斑,在通往远方的道路上闪烁着。


在这样的日光里,Tony却摘下了他的墨镜。


Patrick看了看躺在身边的爱人,拉低草帽的帽檐,笑了。还可以在晚饭之前蹲在无花果树给予的荫凉里享受一个安稳的午觉,Patrick睡着之前这样想着。


7


Patrick是被烤面包的香气唤醒的。


时正傍晚,夕阳将淡蓝天幕上仅有的几缕云彩染成橙红,像是在月白绸缎上织出浅橙色的花纹,穿着红裙的姑娘穿过长廊,引导他们走向用餐的花园。


于是他们牵着手用步伐丈量了承载着Patrick生长痕迹的红房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Patrick的母亲已经坐在桌边。


Tony喉咙发紧,猛然握紧了Patrick的手,又迅速地放开。Patrick也处于惊讶之中,他没想到会让自己的母亲和男友这样见面,他们毫无准备,但他牵起了Tony的手——在Tony放开他之后。


“Mammy,这是我的男友。”


Tony偏过头,夕阳抛洒的最后一缕红光眷恋着Patrick光秃秃的下巴,为他涂抹上一圈蜜糖,像是透过毛玻璃的灯光,温暖,柔软。


Tony忽然想,回到美国之后,他要把家里浴室的墙换成磨砂玻璃。


8


得知母亲要把房子捐给一群陌生人时,Patrick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觉得一群陌生人要比她的儿子更需要这所房子?为什么她不能给他留下最后一点念想?


但同时他也难以理解自己,在一所房子给他留下的几乎都是负面影响的时候,究竟为什么他会想?留下这所房子?难道是用来纪念他的童贞?


Tony此刻还握着Patrick的手,凉风卷过白日里被晒热的土地,沾染了地面的温度,然后,这股古怪的风吹进了Patrick的胸膛。


9


Tony当然看得出Patrick对那栋漂亮的红房子的执念,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他还是从基金会手里将那所房子买了下来。


“抱歉,你还是不能住进这所房子,跟以前一样。”面前戴着草帽的法国男人听了他的话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显然Tony给出的价格他非常满意,不过Tony不太想让这个多次惹恼Patrick的男人太过愉快,于是他又补上一句,“也不太一样,我也买下了Patrick母亲的老房子,我想你可以在明天之前搬走的吧?或者后天?”


再次将那双漂亮眼睛遮挡的橙红色镜片在遍野的绿里分外耀眼。


10


Patrick没想到Tony会用如此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


他的小胡子男友坐在桌边,将房子的过户手续推到他面前,他似乎很开心。


“我今天替你教训了那个法国男人,真是大快人心。”


Patrick亲吻了他的嘴角当做奖励,他笑着,却没有觉得开心。


他越来越不明白自己了。


/Tony总会戴着墨镜, RDJ也是,除了墨镜本身,是否还有保护自己、隔离世界的功用呢?我觉得是有的,这是我在本篇故事中提到他墨镜的摘与戴的依据。

评论
热度(36)
  1. 小鹿_蔓越路上人潮未了夜- 转载了此文字
© 小鹿_蔓越 | Powered by LOFTER